Bloodmushroom

衣如飛鶉馬如狗 臨歧擊劍生銅吼

哺月【蔺苏】

几个段子,没有刀,没有玻璃渣。我觉得……还挺甜。




1,葛生


 残月未褪,日色惺忪,将明未明。


一口薄棺横在军账外。棺非好木,却雕花镂字,雕的是仙湖灵峡,飞鹤白猿,刻的是予美亡此,谁与独处。北地苦寒,棺面上已结了一层薄霜。 


 甄平多年习武,此刻却手抖得连掀开棺盖的力气都没有。 


 三日前大渝兵退,捷报来传,梅长苏却已病得连脉都摸不到了。蔺少阁主兵行险招,死马当做活马医,给他喂了比冰续草还要烈上十倍的“枇杷盖”,然后吩咐黎纲等人备好棺木。 


蔺晨眼深如井,却不见泪,揽着梅长苏并头躺在棺材里,只说这枇杷盖一旦服下,非生即死,若能克化长苏体内的火寒与冰续,我就陪他开开心心地活下去,若他死了,我也安安静静地陪他在这里躺上三天,他这一生悲苦,黄泉路上不忍他一人踽踽独行,总要送他一送,须得陪他上了奈何桥,摔了孟婆汤碗才好。不然忘川一过,下辈子哪里去寻他。 


如今三日已到,却无一人敢开棺。


一棺之隔,生死之界,一开或许就是一场永诀。


众人立于棺前,屏住呼吸,天地之间唯余风声。


木棺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
蔺晨缓缓起身坐定,仿佛地府归来之人。苍白的脸上被曙光映出一丝血色。


“他还活着。”




 


2,丝不如竹 竹不如肉


 蔺少阁主生病了,小病。这几日梅长苏身体大好,他一时开心,难免胡吃海塞,可不就吃坏了肚子。


此人一身懒骨,平日里就习惯了撒泼耍赖,一病更是变本加厉。窝在被窝里哼哼唧唧,拒绝下地,喝口粥也要人端到床前。还要求梅长苏绿袖添香,日夜陪护。


梅长苏看他一张圆脸都瘦出了尖下巴,也就不跟他多计较,好脾气地伺候少阁主听琴。应他所求抚了一曲《招东邻》,满室靡靡之音。


“不好。”蔺公子尤嫌不够,“要说这丝,还是不如竹好。你再给我吹一曲《幽兰逢春》吧。“


梅长苏翻了个白眼,又奏一曲。


”还是不好,“蔺公子得寸进尺,”要说这竹,还是不如肉,不如你再给我唱首山歌吧,就上次我们在南疆听的那个小浪曲儿……叫什么小妹妹似线郎似针来着。”


“行,就唱个山歌。针啊线啊的我不会唱,我倒是能给你唱个更浪的。”


“你……这么爽快?”


梅长苏又白了他一眼,清了清嗓子:


          别人丈夫乖又乖,
   我家丈夫呆又呆,
   站起像个树墩墩,
   坐起像个火烧岩。
   太阳落土四山阴,
   这号屋里难安神,
   但愿天火烧瓦屋,
   但愿猛虎咬男人。
   斑鸠叫来天要晴,
   乌鸦叫来要死人,
   死人就死我丈夫,
   死了丈夫好出门。


是夜,蔺少阁主病情加重,呕血三升。




3,不堪盈手 不如盈口


中秋之夜,酒过三巡,蔺晨喝得舌头都大了,搂着梅长苏起腻。


“你说说,你说说,我把你从鬼门关截回来两次了,上次你以身相许了,这次呢,怎么报答我。"


"蔺晨,”梅长苏嗅到他满身酒香,反手回搂着他,答非所问,“我前几日梦见我死在和大渝那一战里,你把我埋在琅琊山的北峰上……后来你一个人去了抚仙湖,小灵峡,顶针山庄,日日酗酒。喝空一坛,就不要命地跑去山巅装一坛云来,说要赠我……我在梦里大声地唤你,可是你却听不见……”


“呸,说什么呢,什么死不死的……再说了,什么云啊风啊,虚头巴脑的,还不如带点特产回来烧给你呢……呸呸呸,烧个屁,看看,都给你带沟儿里去了。”


“你这个人真是煞风景,刚想跟你说几句好听的……”


“不听好听的,赶紧想想怎么报答我吧!实在点儿的。”


“投桃报李,投云报月。”梅长苏斟满一盏桂花酒,酒里浮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。


“梦里你送我漫天好云,今日我赠你一轮好月。”梅长苏一饮而尽,凑到蔺晨嘴边一口口哺进他嘴里。


“明月当头,不堪盈手相赠,那我就盈口相哺吧。”

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1,酥聚聚玩百合上瘾迟迟不让鸽主酥胸谈恋爱,我只好吃点自己的腿肉了【。


2,酥聚聚不肯告诉我她要写酥胸唱什么小曲儿,我就自己脑补了著名土家族民歌《死了丈夫好出门》哈哈哈哈哈【揍


3,机油说我太狠心,《放云》→http://nineinch.lofter.com/post/4520fe_8bbaee2 里的鳏夫鸽主太可怜了,我觉得也是,在此悔改一下。



评论(47)
热度(321)

© Bloodmushroom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