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odmushroom

衣如飛鶉馬如狗 臨歧擊劍生銅吼

恼春风(二)【蔺苏】

第一章 http://nineinch.lofter.com/post/4520fe_916fd04



第二章


仲春良夜,清风酥暖。二人打了一天的架,头碰着头躺在落英如茵的小丘上倦极而眠。

晚风虽是吹面不寒,但毕竟还是三月间,蔺晨春衫单薄,到了后半夜,只冷得往林殊身边缩。林殊睡得迷迷糊糊,脸触到蔺晨的发顶,恍惚间还以为是自己养的大花狸又来粘人,伸手就把他抄进了怀里。

一夜黑甜。

第二日天色未明蔺晨便醒了。一睁眼就瞧见林殊近在咫尺的脸,两人抱成一团,手脚并用地锁着对方,呼吸相闻。饶是他平日里脸皮厚得堪比城墙,此时也不禁也臊得够呛。忙轻手轻脚地挪到了一边。

几只早起的鸟雀飞上枝头,毛茸茸的小脑袋挤挤挨挨地凑在一起,甚是可爱。蔺晨侧过头看着睡得正熟的林殊,不知怎么的,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。


晓风轻扬,树上桃花不时飘落,蔺晨睡眼惺忪地撑着胳膊侧躺,呆呆地望着一帘落花出神。山岚淹漫似水,绯红的花瓣已在林殊身上铺了薄薄的一层。蔺晨时不时地伸手去挡,又怕掌风惊扰他的好梦,只等那花瓣落得离他的脸只剩一寸时才以指相接。


蔺晨手里拈着一片未落到他脸上的花瓣,一双手堪堪停在半空久久未动。他的手很好看,骨节分明却不突兀,少年人的好气血养出几瓣透着绯红的半透明指甲,恰与春花同色。


林殊睡得一张脸红扑扑的,不时发出几句模糊的呓语。


蔺晨一看他就想笑。轻轻弹落花瓣,抬头看看半边已然快要烧红的朝霞,忽然就不想让天亮得那么快。


——


林殊睡到辰时才醒。两人昨日初遇便一见如故,却都身有要事不得不就此别过,心下都有几分不舍。


在岸边撩了溪水洗脸,却见水中浮着些红枣,再往前走几步,还有几颗煮熟的鸡蛋。蔺晨一招燕子抄水,捞起几粒红枣和一枚鸡蛋抛给林殊,扬眉轻笑:“今日是上巳节,廊州富庶,素喜在河中抛素卵,洒玄醪,不若我们进城去热闹热闹吧,反正顺路,待吃过了饭再分手也不迟。”


林殊自是一百个同意,嚼着枣子忙不迭地点头。蔺晨瞧见他干裂的嘴唇,伸手摘了耳上的“疏影横斜”,放在手里一搓,那银饰便簌簌绽出一丛梅林,再一拧,枝折花落,又成了尖尖的戟状,蔺晨捏着它走到几棵桃树下,把树干上溢出的晶莹桃胶都小心翼翼地刮了下来,放进油纸里包好。


林殊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,一颗红枣扔进嘴里都忘了嚼:“这玩意儿还能这么玩?你……又刮这个做什么?”


蔺晨瞥他一眼,嫌弃道:“你们这些少爷出身的,整日精米白面的,哪知道山野藏珍馐,这桃浆泡软煮一煮,每粒能有弹丸那么大,含之咽津,放在蒸酥酪里,好吃得骂娘。你昨天跟个饿死鬼似的吃了三条烤鱼,一腔的燥火,嗓子比破锣还难听……”


他话还没说完,林殊却是猴儿一样一把揽过他的肩膀跳到他身上,双脚离地地摇晃他,“蔺家哥哥,你待我真好!等你有空到了金陵,我也拿着稀罕东西招待你!”


他暖乎乎的呼吸拂在蔺晨的颈间,像一痕暧昧的春水,不知怎么的蔺晨就有些无措,笑骂着要把他甩下去:“滚滚滚,要撒娇回家找你娘去!你们金陵能有什么好吃的,我嘴可刁得很!”


林殊脸窝在他肩头一通坏笑,荒腔走板地唱道:“蔺家哥哥你听我把心意来表,顿顿饭包饺子大肥膘, 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,再给你蒸一锅马齿苋包。 搬蒜臼还把蒜汁捣, 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。 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, 有半点孬主意我是屌毛。*”


蔺晨笑得打跌,反过手拧着他的耳朵把他扯下来,不轻不重地踹了他一脚:“你小子真是我的克星,见你我就没辙。唱得这都是什么鬼东西……赶紧赶路,不然就等不及吃午饭啦!”


蔺晨使出迷踪步,一路飘然如风,林殊也飞身跟上,不多时便到了廊州城最繁华的金河街。上巳节本就是踏青出游的好时段,加上大梁这几年国泰民安百姓富庶,眼下几乎是倾城而动。游人如织,摩肩接蹱,他俩便随着人群往城中走去。


护城河中有人正行祓禊之仪。林殊向来是个人来疯,当下就挽了裤脚跳进河里去了。他向一旁的的游人讨了一枝兰草,折成两半,一半沾着水轻轻点着自己的额头,一半递给蔺晨。


林殊微微扬眉,嗓音清亮,有如金风振玉:“今日我不求平安,不求喜乐,不求寿数,不求金银,只求这普天之下,河晏海清,大梁江山,金瓯无缺。”

阳光没心没肺地照在他风华正茂的脸上,泼天洒地,浑不知愁。

“我啊,没你那么大的抱负。”蔺晨接过他递来的兰草,也沾了水点向自己的额头,懒洋洋笑眯眯,“我这一生只想做个逍遥散人,四海云游,所以我只求能寻得一个举世无双的美人,与之白头相并,生死一双人。”



——TBC——

*改编自河南还是河北梆子来着,《关公辞曹》。

短小的一章,保证HE

评论(36)
热度(239)

© Bloodmushroom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