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odmushroom

衣如飛鶉馬如狗 臨歧擊劍生銅吼

来日大难【蔺苏】

1

我拨开你的头发,像拨开一团乌云,让雨落在手里。你的头发从我指缝里流走,流到你自己的颈间。


我害怕嵌在你的颈间的吻痕,因为我看不到我自己的,所以只能害怕你的。那里全是我的嘴唇和牙齿。片刻之前,我在这狭窄军帐中厮磨你的身体,榨取你的精魂,留下这不合时宜的伤口,片刻就由红变乌,像一颗情爱的尸斑。

2


军帐内军帐外,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,仿佛预知我们要来,从这一处原封不动地搬到另一处。那些一模一样的被剔亮的灯芯,是新死的将士合不上的眼,那些一模一样的木纹狰狞的行军桌,是寒冬干涸龟裂的大地,那些一模一样的兽皮褥子,被你抽过的水烟溅落的火星烧出曲折的烟疤,像一道再也守不住的秘密。


那些那些,一模一样的那些那些。仿佛在一刻不停地提醒我们,逃到哪里都是牢。三月之期,我去你留,这里,和十三年来我们一起去过的所有那里,通通都会变成回忆的殓房。

也许你还会在这其中的一间,亲手为我穿好衣物,收殓入棺,掩上黄土,安放在荒草离离的死别里。


你的眼光总是很浮夸,你会为我挑选镂金铺翠的殓衣,连棺木上都要刻最吉祥的纹样,华丽热闹得像是要把那些流离失所的青春统统还给我。


3

我看不得你的脸,一眼都看不得,每次只敢把视线落在你之外。

过去十几年里,你帮我把林殊的人生让渡给了梅长苏,如今我又出尔反尔做回林殊,梅长苏一见你就笑,林殊一见你只想哭。

这些天我总能感到时光踏在我身上的脚步,它足尖点出裂痕,所过之处一寸寸分崩离析。


那些年它用来拼凑梅长苏的东西,仇恨,痛苦,生欲,执念,它又一件件带走了,只留下一地连缀不起的碎片。


我和它同心联手,连一个没几年好活的梅长苏都不肯留给你。

它草拟他的讣文,排演他的葬礼。

而我掂着刀站在一旁,片你的肉,剜你的心。


4


你昨天给我擦了一遍盔甲,对吗?

它们这些时日沾了太多的血,蒙着一层腥重的尘,仿佛病得很重,就像这具越来越衰败的身体。

你重新擦亮它,也重新治疗我,收养我失血的神魂。夜里你锁在我身上的手臂,天堑一样隔开所有冷与暗。我知道我对这个尘世有多少眷恋:即便是你一截温暖的手臂,一声不正经的呼哨,一次伤心一场争吵,即便是和你面对面坐着无所事事地浪费掉一整个黄昏,或是陷入死别压顶的梦境里干煎着一颗心。

而这些话我一句都没脸说,只好把千言万语都融成叹息般的两个字:蔺晨,蔺晨。

我爱了你多少年,我就欠了你多少年。

这辈子我只想欠你的,要是还不了,我就赖账了。



5


你的嘴唇真干啊,起了细小的皮屑,像生了一层苍白的苔藓。

来日大难,你不跟我说明天,先跟我说起了未来,仿佛我们手里还握着大把时光。

我脱去战袍,穿上织锦的衣衫。上面绣着吉祥的云纹,仿佛自遥远的从前,自那个无忧的金陵少年手里借来。

 你还是不说话,只悄悄地执了我的手,攥在你滚烫的手心。



6

这是永诀的前夜。天幕潮得像浸过水。

有鸟拣尽寒枝,挥着翅膀扑棱棱地飞进月亮里去了。



——END——

曹植《善哉行》:

来日大难,口燥唇干;今日相乐,皆当喜欢。

评论(66)
热度(292)

© Bloodmushroom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