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odmushroom

衣如飛鶉馬如狗 臨歧擊劍生銅吼

终南何有【蔺苏】【百日情趣家庭作业】

1

十二年不短,倒也够看看这大好河山。



那是梅长苏重返金陵的前一年,他们穿泾渭,过秦岭,走关中,行至眉坞。



十月里天,秋高马肥,二人并骑徐行,蔺晨指着前方的一口枯塘道:“绕过这个塘子,前面就是终南山了。”



“是个好地方,”梅长苏脸缩进狐裘里,“幽然深秀,不输琅琊山,可惜现在太冷,夏日雨水丰沛之时,这塘子里还可以养一池红莲。”



蔺晨环着他的腰勒一把缰绳,道:“这里不比江南,夏日里落雨也不多,怕是总要水干荷枯的。”



二人下马走了一会儿,正遇到一所小道观里有人打醮。终南洞天福地,这野鸡道观里却是热闹非凡,甚至有个小道士扯了“铁口直断一卦千金”的幔子招摇撞骗。



“测个字。”蔺晨在小道士面前排开双份铜板,“我和这位公子的,问一问姻缘。”



二人各执纸笔,写完一看,竟都写了“终南”二字。



“那就一起测了,只给一份钱。”蔺晨见那小道士生得虎头虎脑,忍不住逗他。



“终,拆为丝冬,丝绞如丝绊,于事主流连,你二人姻缘皆不透,怕是要多打几年光棍啦!待到四季之终,凛冬之至,尘埃落定之时方才能解。”小道士张嘴就来,乌溜溜的眼珠子乱转,“这个倒是好解,这南字嘛,却是不太好解……得加钱。”



“小道长莫理他,”梅长苏忍俊不禁,斜了蔺晨一眼,“自是还给双份钱的。”



小道士忙欢天喜地把钱扒拉进口袋,脸上笑开了花,胡诌道:“南嘛,穿心重,骨肉轻,凡事有幸,田土不宁。你们看这个南字,中间是不是有个幸字?困囿于中,却又破头而出,虽有不幸,却也万幸。”



“可是这幸字上下又皆为土字,两边的土都坐落不安,怕是过几年,咱们大梁又要跟什么柯蛮南楚打仗啦!一打仗,又得蹉跎,你们娶上媳妇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啦!”



2

越明年,梅郎入京,人谓麟凤芝兰。



一日午睡堪醒,见飞流正破天荒地坐在廊下埋头习字,梅长苏凑过去一看,写的正是《终南别业》里“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两句。



字写得七歪八扭,活似狸猫画梅花蛞斗找妈妈,梅长苏不知想到了什么,轻轻勾了勾嘴角。



3



翌年夏至,蔺晨途径关中去往南楚,又行至终南山脚下,却见昔日干涸水塘中竟已莲叶田田。



日色晴柔,照见塘水清如无物,花叶稠密,似凭虚而生。



藕花深处有倩影窸窣,几个妙龄女郎撑篙水上,嬉笑着唱着一首北地情歌。罗裙共莲叶一色而裁,恍似水中仙人。



一茎引绿,双影分红。



蔺晨粲然一笑,伸手接住她们隔水抛来的莲蓬。


——END——

蔺苏主页给我布置哒家庭作业!题目是【我眼见时代的悲剧,不断向前的历史车轮,偶尔沉湎现实的温软。】
是不是很深奥!太难了!这要是高考估计得不及格!我随便写一写,大家随便看一看蛤!

灵感来自于《诗经》:终南何有?有条有梅。君子至止,锦衣狐裘。←是不是和老苏很搭?!!

文里测字那些都是我胡诌的,大家不要当真!

评论(14)
热度(170)

© Bloodmushroom | Powered by LOFTER